www.01986.com便利店24小时之痒

  提起便利店,你会想起什么?相信很多人脑海中浮现的会是深夜食堂般的画面,24 小时便利店俨然成为城市的温情灯塔,但这一切,正在被便利店鼻祖 7-Eleven 所打破。

  10 月下旬,日本 7-Eleven 正式宣布缩短营业时间,230 家试行短时营业的特许经营加盟店中,首批 8 家将从 11 月 1 日起试验。

  此外,日本 7-Eleven 将在未来一年半内,关闭或搬迁约 1000 家店铺,其母公司将裁员 3000 人。但多位业内人士告诉 AI 财经社,7-Eleven 在日本有 2 万家店,此次调整仅占 5%,只是正常的经营调整。倒是短时营业的消息,因颠覆几十年来的 24 小时营业的品牌形象,而迅速登上热搜榜。

  要知道,在日本 7-Eleven 的约 2 万家店铺中,24 小时营业的占比高达 96%,除了办公楼等封闭地点外,原则上都坚持 24 小时的营业传统。

  事实上,据日媒报道,从 2019 年三四月起,日本 7-Eleven 就在东京、千叶等地的 10 家直营店铺中,试行缩短营业时间 4-8 个小时。7 月针对其加盟店经营者的问卷显示,约有 15%(约 2200 家)称「正在实施或讨论」短时营业试验。而到了 9 月底,已经有约 230 家店铺做了小白鼠。

  2 月 1 日,日本东大阪市一家加盟店贴了一张小小的告示,表示此后只开业 19 个小时,从早上 6 点到次日凌晨 1 点。这迅速传到 500 公里外的日本 7-Eleven 总部,领导们非常生气,认为加盟店长违反条约,欺骗感情,要求和他解除条约,并索赔 1700 万日元(约合 100 万元人民币)。

  老店长也是有苦难言,57 岁的他头发花白,经常穿着深绿的工作服在店内小跑。妻子早前去世,儿子远在东京工作,店里长期工作的夜班小时工因为毕业辞职了,而新招来的年轻人干不了几天就逃走了,虽然工资还高于一晚上的收益。点货、搬运、上架、收银、煮东西,常一站一天,他实在无力分身,才出此下策。

  这背后反映的,是日本社会逐渐严重的老龄化问题,而这又带来用工成本攀高,导致夜间营业入不敷出,形成恶性循环。

  据日本总务省统计局数据,截至 2019 年 9 月,日本 65 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达 28.4%,是中国的 2 倍多,其已进入联合国定义的老龄化最高程度「超老龄社会」,并连续 15 年成为世界上老龄人口占比最高的国家。

  尽管实施了延长退休年龄、延迟领取养老金、鼓励外籍劳动者进入日本等举措,用工荒问题仍难以缓解。有调查机构预测,到 2030 年,日本劳动力缺口将扩大到 644 万,几乎遍布各个行业。

  这形成一个非常有趣的悖论,日本的老龄少子化曾催生民众对鲜食产品和便捷服务的需求,加快便利店的全国铺开和 24 小时的稳固实施,而今又因为过度的老龄化趋势,成为全天候营业的拦路虎。

  尽管便利店鼻祖不再保持初衷,但并不能掩盖一个疑问:通宵达旦,保持 24 小时营业,是否有这必要性?

  追根溯源,7-Eleven 便利店的前身为美国南大陆制冰公司,其成立于 1927 年,每天营业 16 个小时,从早上 7 点到晚上 11 点,1946 年因营业时间而改名为 7-Eleven,并在 1963 年正式开始 24 小时营业。

  当时,美国的超市等大型零售企业深夜不营业,有的甚至节假日都休息,7-Eleven 的时间便利优势格外凸显。这也被拿到特许经营权的日本 7-Eleven 所效仿,1975 年即开业第二年,日本 7-Eleven 便在国内推行 24 小时制,并在当年迅速突破 100 家。「全年无休真方便」等口号深入人心,用户甚至把叫法拗口的「便利店」称为「深夜超市」。

  可以说,24 小时背后的时间便利性,成为 7-Eleven 早期角逐市场的核心武器。

  可惜的是,随着美国 24 小时药店的觉醒,以及大型零售企业延长营业时间,加上多元化扩张失败,美国 7-Eleven 逐渐衰落,并被曾经的「取经者」日本 7-Eleven 收购。而日本 7-Eleven 创始人铃木敏文也看到「师傅」过于依赖时间便利性的危机,他决定寻找新的便利点。

  铃木等来了 20 世纪八九十年代泡沫经济时代的机会,他发现经历过的这一代更崇尚产品品质,也更加忙碌,期待有新服务节省时间。于是日本 7-Eleven 逐渐在鲜食供应链、水电煤生活缴费、ATM 机自主服务等「服务便利性」上下功夫,「又近又方便」成为新口号。

  尽管时间便利性不再成为新时代的重点,但「24 小时」依然作为传统理念被延续下来。在无数便利店人眼中,这是新型便利店与夫妻杂货店的重要差异点,有多年经验的中国全家执行长特别助理童伟国甚至这样告诉 AI 财经社,「时间上的便利,是便利店的宗旨。」

  时至今日,包含夜间营业的 24 小时便利店,依然在夜间补货、准备早餐等方面发挥优势。

  赵平是北京国贸 CBD 附近一家 24 小时便利店的店员,夜班从晚上 7 点到次日 8 点,每天晚上 10 点左右,物流车就拉到店门口,他要和另一名同伴一起点货、搬运、上架,其中鲜食、饮料等冷藏品和新鲜面包有 20-30 个箱子,空箱子码在一起都有 1 米多高,此外还有 50-60 箱的水,一直忙到凌晨一两点才结束。

  我家便利店创始人谢群告诉 AI 财经社,为了避免影响白天营业,在人手有限的情况下,门店都会实行夜间补货。这从物流角度看也有利,「物流车辆进城有时间限制,配送效率有影响,而夜间管理相对不那么严格,效率会高很多,尤其是冷链运输的物品,要在深夜 12 点到凌晨 6 点间补货完,常温商品可以放宽到晚上 6 点到 10 点间。」

  到早上 7 点多,赵平会迎来第一波买早餐的客人。一般在补货完后,赵平会在两个七层大蒸箱里放满包子,再煮四大锅玉米、两大锅 200 多个茶叶蛋、一锅粥,三个不同的锅来回使用,再一个个包装好,玉米和茶叶蛋用方便袋,粥用小塑料杯装好密封。「忙完就六点多了,夜里来的人少,主要是干活。」

  除了这些经济便利,在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副秘书长王洪涛看来,24 小时经营不仅满足消费者的应急需要,还在城市安全、温情服务等方面发挥社会价值。

  眼下,中国便利店的市场环境比日本 7-Eleven 早期更为严峻:不仅要面临商超、药店、美妆店等大型零售或垂直零售的竞争,发达的网购在夺取非急用型生活必需品的市场,外卖在啃食餐食类市场,各种即时到家配送平台在抢占急用型物品市场。

  也许是想坚持传统,或者离不开夜间经济的利处,日本 7-Eleven 在取消 24 小时营业上步伐缓慢,甚至显得有些被动。据日媒报道,其他两家便利店巨头中,全家截至 10 月 21 日已有超 600 家店试行短时营业,罗森截至 10 月 1 日已有近 100 家店加入队伍。

  而历史短暂的中国新型便利店,在这个问题上显得灵活而理性。多位便利店从业者告诉 AI 财经社,实施与否最终都是利益考量,看利润是否能覆盖成本,有条件的尽量都实施 24 小时。

  夜间营业的成本包括水电费和人工成本,其中人工成本占大头,值夜班的话,每个月每家店会增加 1-2 个人的人工成本,按月工资算也就是 3000-8000 元左右。

  乐豆家&马刻便利店创始人杨翔透露,通宵班的衡量线% 算,这样才能覆盖 200 多元夜间成本。目前他们在江西境内的店有 80% 是 24 小时经营,都是能覆盖成本的,以社区店、商圈店、街边店为主,写字楼附近的店一般不涉及。

  以武汉为大本营的 Today 便利店,其 24 小时营业的门店占比达 90% 以上,也避开在地铁站、写字楼等封闭商圈实行 24 小时。

  Today 便利店商品总监李欣告诉 AI 财经社,夜间销售占全天比平均达 10%-15%,基本是 1000 多元,按毛利 28%-32% 算,每个月每家店夜间利润平均达 9000 元左右,而多出的人工成本每月是 1.5 个人,按月工资 4000 元算共有 6000 元,还是有经济利益的。

  相比这些南方便利店,安达便利店主要活跃在内蒙古呼和浩特一带,这里供暖期长达半年,夜间经济不发达。其创始人任光临透露,晚上营业效果不好的店,到晚上 11 点就关门,并在橱窗边安装自动售卖机通宵营业,「一万多元的柜子三个月回本,节约了大量人力成本。」

  这种朴素的经营思维,在与便利店类似的快餐领域也有应用,比如「刷夜圣地」麦当劳和肯德基,也会根据城市地段人流量来决定是否 24 小时营业。

  在王洪涛看来,24 小时并不一定是便利店的标配,「要根据店铺所处的地区、商圈特征看,比如北方做 24 小时没有太大意义,写字楼等附近的店也不适合。关键还看各项成本和消费服务的匹配度,匹配可以的话就适合通宵营业。」

  他觉得未来的趋势是多样性的,www.01986.com,「适合 24 小时的区域最好 24 小时,不适合的可以 18 小时,中间地带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解决,比如有人店配无人店、有人店配无人售卖机等。」

  即便在深圳这座南方大都会,夜间经济繁荣,也有人采取「白天有人、夜间无人」的模式来节约成本。我家便利店创始人谢群透露,夜间无人模式可以在每个月为每家店节约 2 个人的人力成本,大约在 8000-10000 元左右。

  而配备的智能门禁、智能收银、数字化运营系统、夜间客服监控等措施,也能防止盗损,只是夜间不再供应热食。因此我家便利店也颇为任性,在别家避开的写字楼店铺,也都实行 24 小时经营,目前社区店的夜间销售占比达 10%-15%,写字楼店达 3%-5%。

  虽然基本所有的新型便利店都会尽量实施 24 小时,但中国 24 小时便利店的普及度并不高。据 2019 年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中国城市便利店发展指数」,24 小时店占比超 40% 的城市仅有 16 个,这些占中国城市比不到 3%。背后原因在于,中国有大量的夫妻老婆店,商品结构、供应商实力、人员精力不足以支撑 24 小时经营。

  而从近几年的发展看,越来越多的 24 小时便利店正在崛起,企业被时代洪流裹挟向前,中国的便利店正进入一种区域化、连锁化、集中化的高速发展阶段。大家各自占地为王,精耕细作,俨然春秋战国时代,而零售业特有的细碎和重运营特质,又决定了很难出现一家独大局面。

  这背后是加速发展的城镇化和人口流动趋势,相比日本,中国的人口红利依在,经济也在调整中稳健发展,庞大的消费内需推动着零售业不断演进与发展。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手机报码室| 香港马会现场开奖| 今期开什么码香港| 这里才是香港红姐图库| www.23468.com| 今晚开什么特马 资料| 7460波肖门尾图库| 桃花岛高手网| 六合博彩网| 香港码会开奖结果| 六合皇高手论坛| 六合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