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票7万美元,听个会竟然这么贵?

  我很难见到这些人”

  如果说2018年是达沃斯论坛的“大年”(除特朗普外,还有多位分量级国家元首与会),那2019年更像是达沃斯论坛的“小年”。跟以往星光残酷的局势比较,今年的达沃斯“冷”了些。

  

  另一方面,达沃斯论坛鉴戒办之日起便坚持“利益相干者”思维。在这种思维下,企业不仅要服务客户,同时也要与政府、社会等利益相关者建立联系,踊跃参与应答全球性挑衅,这样才华合乎企业长远好处。

  对达沃斯论坛,西方记者曾将其形容为,寰球1%最富人群的大派对。

  经过多年发展,达沃斯论坛逐渐成为全球瞩目的国际盛会。因此,每年的达沃斯论坛与会者名单都是众人关注的焦点,而同样驰名的,还有那些拒绝达沃斯的“大佬”们。

  商界精英中,微软开创人比尔・盖茨、优步(Uber)首席执行官Dara Khosrowshahi、高盛团体首席执行官David Solomon、瑞银集团董事长AxelWeber、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等都出席了本次年会。

  施瓦布当初创立达沃斯论坛的最重要主张,是为欧洲大企业的首席实行官们与政界、专家、媒体以及社会绅士,搭建近距离沟通的桥梁。

  《时代周刊》里写道:“商界领袖们长途跋涉来到达沃斯,开豪车、喝香槟、做生意;学者和非政府组织负责人则在走廊上寻寻找觅,渴望与决定者萍水相逢……然而今年他们将与良多有名人物失之交臂。”

  有外媒述评,西方多国“大佬”留守国内、缺席达沃斯,反映出世界正处于危机状态。当他们埋头处理“失序和混乱”的国内政治之时,应答全球治理挑战的奇特意愿也在悄悄溜走。

  英国《每日电讯报》另有一个形象的比喻――国际论坛中的“劳斯莱斯”。

  在论坛形式上,达沃斯论坛小型、封闭,且非正式交流活动很多。这样既可能让参会者抛弃繁文缛节,建破亲密接洽,同时也不必承受须要达成某个共鸣或发表某个公报的“压力”。

  如此一来,达沃斯论坛便不仅仅是个经济论坛,而更像一个寰球精英的跨界聚会。而这样的跨界组合,使达沃斯在影响力上占据优势。

  他们为何对达沃斯说“不”?

  达沃斯是瑞士东南部的一个小镇,人口只有一万多人。这里湖光山色,风景旖旎。也正是这里的优美风景,论坛首创人施瓦布决定在这儿创建论坛,并作为永恒会址。

  “去年是欧洲国家缺席达沃斯最集中的一次,他们自认为克服了前年的政治危机。但当初看来,欧洲乃至西方国家的深层病根并未消除。”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表示,今年达沃斯论坛在求实层面的配合恐怕难有盛况。

  诚然多位大咖缺席,也仍有不少领导人加入此次年会。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德国总理默克尔、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意大利总理孔蒂、西班牙首相佩德罗・桑切斯、巴西刚辞职的新总统博尔索纳罗等成为出席本届论坛的主要国家领导人。

  要知道,想要取得达沃斯的会员资格,或者获得年度会议的门票,你需要支付超过7万美元。可只管如斯,通往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票依然是每年最热点的票之一。

  “总的来说,因为世界部分主要领导人缺席达沃斯,此次论坛可能开成一次缺乏共识的会议。但我也信赖,会有更多国度发出呼声,维护经济全球化带来的踊跃成果,推动新型全球化来造福更多国家和利益群体。”上海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研讨员徐明棋说。(冯玲玲)

  此外,因为印度大选,印度总理莫迪也放弃了前往达沃斯的计划。韩国青瓦台发言人也表现,文在寅不会缺席达沃斯论坛。

  所以,自最初创办开始,施瓦布便努力而为在论坛中会集各界领军人物,不仅包括大型企业的管理者跟商界精英,还有政府首脑、学者、文化名流和科技引领者等。

  曾有一位顶级银行的首席履行官说:“假如不是达沃斯论坛,要见到这些人(与会者),我可能要花一年的时间跟无数次翱翔。”

  究其起因,主要是因为这届达沃斯年会少了很多大国引导人的身影。在美国,由于联邦政府的“停摆”之结,特朗普宣布取消达沃斯之行。在英国,特雷莎・梅忙于脱欧盘算,无奈抽身前往达沃斯。法国总统马克龙同样深陷海内泥潭,因为“黄背心”运动无缘达沃斯。

  “如果不是达沃斯,

  在这种思维的领导下,这场跨界聚会的公平性又多了一层。也恰是其跨界思维,成为达沃斯论坛最吸引人的地方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