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地方为套取补贴 大量配合社沦为空壳合作社

  80%以上合作社沦为空壳? 城市振兴莫让形式主义带歪

  基层干部倡导,应建立合作社危险共担机制,将合作社主要带头人和个别社员的好处捆绑在一起,收益危险共担,调动双方的踊跃性,让大家觉得合作社发展与自身利益非亲非故。

  记者:李雄鹰 陆华东

  粤北一经营凉粉草的合作社负责人表示,不是合作社成立后就万事大吉了,关键是要援助合作社解决技能和市场问题,这样老庶民才华获得收益,才会更多地加入合作社。

  东部某省一位中草药种植合作社负责人说,当时为了响应上面的要求,成立了两家合作社,相关文件手续是他一个人办的,后面找村民签字就行。

  老百姓拉来凑数,有的不知情就入社了

  “合作社有不必先不管,先把牌子挂了应付考察再说,而且成破配合社也不用花多少钱,成本也低。”

  考核、政绩、套利:空壳合作社背地的形式主义

  这是半月谈记者常听到的空壳合作社的由来。

  “即便拿不到补助,也可以与当地政府‘搞好关系’。”中部某养殖老板并不讳言。

  “村里发展产业,最常见的就是注册合作社,而后动员清苦户入社,再以合作社的名义与企业签约,产业扶贫的模式就建立起来了。”这名驻村干部表示,发展合作社是产业扶贫最直接的展现形式,至少上级来检查时有说的。

  当初,诚然对合作社没有直接的考核任务,但在精准扶贫跟农村振兴的背景下,一些地方干部和扶贫干部出于政绩宣传的考虑,仍热衷办合作社。

  华南某省一驻村干部表现,“公司+合作社+农户”是常见的工业扶贫方式,固然上级不直接的合作社这项考评,但有产业考察请求。

  导读

  当前,合作社在乡村到处可见,很多村还不止一家。东部某镇领有20多个行政村,然而大大小小的合作社有近130家,平均每个村有四五家合作社。然而,据半月谈记者考核,近130家协作社中,仅有少数多少家比较成功,80%以上都属于空壳配合社。

  合作社是零星村民以抱团情势发展范畴古代农业、连接市场的有效载体,成为不少地方脱贫致富、农村振兴的重要抓手。但半月谈记者调研理解到,部分地方为敷衍考核、套取补贴,盲目大办合作社,大量合作社沦为空壳合作社。

  基层干部反映,以前某些地方和局部考核基层部门时,经常要求成立多少合作社、农民入社率达到多少等,导致地方突击成立合作社、虚报合作社人数范围。

资料图:一辆大型拖拉机从地头驶过。 陈卫 摄

  还有一些地方办理合作社是为了拿到政府补助。一位火龙果种植合作社老板坦言,他为了拿到政府对发展示代农业基础设施的支持,成立了合作社,招多少个困窘户,“装点门面”。

  中部某省一经营渔业的老板告知半月谈记者,他近两年一共办了3个合作社,一个渔业养殖合作社、两个茶叶种植合作社,都是空壳合作社,没有什么实质性内容,其中一个还是当地政府以他的名义办的。“办理手续很简单,只有5户以上老百姓,就能够办理,这些老百姓拉来凑数,合作社的大小事件都是我一人忙活。”

  “牌子一挂,加分到手,考核实现,后面就无论了。”

  合作社成为“一人社”,贫困户没有话语权

  不少合作社负责人和基层干部反应,一些地方政府在脱贫攻坚跟城市振兴中,发展产业过于急躁,在没有充分调动贫穷户踊跃性的情形下,采取村干部、种养大户等牵头的方法组建合作社,导致贫苦户在合作社中没有话语权,在治理、决定、调配等方面没有参与感,失去积极性,合作社往往成为“一人社”。

  东部某县农委主任以为,国家之所以鼓励成立农业合作社,初衷是解决传统农业原子化、分散化、组织化程度不高等问题,谋求抱团发展的合力,以适应古代农业发展的须要。当初,一些处所合作社办理门槛很低,只有到工商部分登记即可。很多地方随意拉几个人就可成破合作社,有的村民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已经入社了。

  某养猪老板告诉半月谈记者,镇里的干部找上门,恳求他成立合作社,让村里老百姓参加,而后给老百姓分成,他则可能获切当地政府的帮助,将困扰黑猪养殖基地的道路问题解决。这是好事儿,但他也直言,合作社不过是摆摆样子。

  此外,还须树立公平的退出机制。中国社会科学院乡村发展研讨所研究员李国祥认为,为减少动机不纯的空壳合作社数量,需要对合作社尺度管理。随便成立一个合作社,如果不能发挥组织村民的作用,没有意思。

  只管办,不论经营。不少合作社雷声大雨点小,经营不善,不了了之。东部某省一基层干部说,他曾经办过两个合作社,然而目前已经著名无实,想注销都很艰难。

  《半月谈》2018年第2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