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与欧盟关系再生龃龉(国际视点)--国际

  《 公民日报 》( 2019年02月25日 16 版)

  欧洲议会外事委员会2月20日以47票批准、7票反对的高票通过讲演,呐喊暂停与土耳其进行“入盟”谈判。“这个表决结果传递出一个非常明白且明白的信息:咱们把土耳其‘入盟’谈判与土耳其政府的所作所为联系起来。”欧洲议会外事委员主席玛丽特?斯哈克说。

  日前,欧洲议会外事委员会通过一项报告,呼吁欧盟委员会及欧盟成员国暂停与土耳其进行“入盟”谈判。其理由是“土耳其疏忽人权和国民自由、干预司法、与塞浦路斯等邻国存在领土争端”等。土耳其外交部随后发表声名称,该报告“绝对不能接受”,并重申了加入欧盟的意愿。分析认为,这项报告将在3月提交欧洲议会表决,一旦失掉通过,土耳其加入欧盟的渴望将变得更加渺茫。

  英国伦敦国王学院欧洲问题研究学者亚历山大?克拉克森认为,欧盟与土耳其一劳永逸的抵牾和分歧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消除,双方最难超越的妨碍还是价值观抵触和缺少政治互信。不过,双方还会连续协作下去,发展一种蓬松但求实的错误合作关系。即使目前无奈推进“入盟”谈判这一根本性议题,但双方仍有良多需要独特合作的范围,如应答恐怖主义、难民危机、振兴经济、地区抵触等问题。

  土耳其外交部21日发表申明称,土耳其“相对不能接受”欧洲议会的报告,“欲望欧洲议会的最终呈文能考虑土耳其的反对看法,做出必要的修正,土耳其只接收一个更为事实、公正和令人激励的报告。”

  早在1987年,土耳其就开始申请加入欧盟的前身欧共体。经过一系列政治改革,土耳其在1999年获得“入盟”候选国资格。欧盟与土耳其于2005年正式启动“入盟”谈判。然而,因为双方在包括塞浦路斯领土等很多关键问题上难以达成一致见解,谈判进程持续不断。

  舆 论 

  欧洲舆论认为,欧洲议会此次高调呐喊暂停土耳其“入盟”会谈,目的是通过威胁来督促土耳其重回所谓“西方价值观”。土耳其则以为,欧盟的始终责难违背了当初的承诺,是在故意制造借口来一直提高土耳其“入盟”的门槛。

  欧洲议会出炉的这份报告把土耳其与塞浦路斯的国土争端作为暂停土耳其“入盟”谈判的主要起因。报告清楚指出,欢迎“在联合国主持下恢复塞浦路斯统一谈判的努力”,并恳求欧盟及其成员国在推动谈判过程方面发挥更大作用。而土耳其政府则始终拒绝在塞浦路斯领土问题上作出任何形式的让步,始终宣称“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跟国”为主权国度。不仅如此,土政府2月22日还宣布将派出船只赴北塞浦路斯海域发展海上石油勘探。从目前情况看,土耳其和欧盟在塞浦路斯问题上短期内难以寻求到缩小不合的办法。

  土耳其 

  据悉,土耳其与欧洲国家领导人会议将于3月初在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举行。土耳其政府视此次峰会为年内发展对欧工作最重要的外交活动,等待有所斩获。分析认为,只管欧洲议会已向土耳其释放出强烈信号,但土耳其“入盟”情结仍未了结,对欧盟仍然心怀等候,但由于土欧在众多议题上的分歧难以弥合,土耳其“入盟”前景日益黯淡。

  (本报布鲁塞尔、安卡拉2月24日电)

(责编:马昌、贾文婷)

  分歧巨大,土耳其“入盟”远景阴暗

  土耳其外交部发言人哈米?阿卡索易认为该报告充满“无端斥责”,欧洲议会对土耳其发出“展现成见的新信号”。他说,加入欧盟依然是土耳其优先策略目标之一,土耳其作为欧盟候选国,一直致力于为“入盟”而改造,“入盟”合乎土欧双方奇特利益。

  土主流媒体《晨报》日前刊文把土耳其“入盟”前景形容为“一场遥遥无期的婚约”。报道表示,只管土欧关联遭受挫折,但双方在经济和安全范畴内的配合不可或缺。当地剖析人士指出,欧洲议会外事委员会通过的这份报告不存在法律约束力,今年3月欧洲议会对该报告的表决才是土耳其须要真正关注的焦点。在这段时光里,土耳其仍有与欧盟成员国进行斡旋的空间。

  斯哈克表示,欧盟与土耳其在保险、贸易和移民等事务上的配合是必要的,但土耳其需要尊重欧盟的价值观,“在现阶段土耳其加入欧盟是不可能的。”

  围绕2016年土耳其发生的未遂政变及其后修宪公投暴发的争端成为土耳其“入盟”谈判的阻碍。土耳其2016年7月未遂军事政变后采用肃清举措并进行修宪公投,与欧盟多国产生纠纷。欧盟责备土耳其“民主倒退”,不符合欧盟候选国标准。土耳其则反唇相讥,认为欧盟采取双重尺度。2017年,土耳其在欧洲多国的土耳其人社区为修宪公投拉票,受到一些国家的抵制。2018年,土耳其总统选举之后,该国政体从议会制改为总统制,土欧关系进一步恶化。

  欧洲议会发出“展示偏见的新信号”

  在现阶段土耳其加入欧盟是不可能的


  

  近年来,土耳其与欧盟龃龉不断。外交上,土耳其在叙利亚等问题上与俄罗斯走得越来越近,甚至忽视北约国家的反对购买俄制S―400防空系统。在经济上,因受到美国政府的制裁,2018年土耳其遭遇重大的货币危机,经济遭遇重大挫折,至今仍然不恢复元气。在这种情形下,欧盟并不急于与土耳其推进“入盟”谈判。

  “土耳其正在大踏步地远离欧盟,因此,土耳其‘入盟’谈判事实上已经停止,这就打消了土耳其在可预见的未来参加欧盟的可能性。”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去年在土耳其总统选举之后措辞强硬地表示。容克之前也曾呼吁土耳其方面“按照欧盟所奉行的价值理念”,否则“入盟”之路就会遥遥无期。

  欧 盟 

  核心阅读

  不久前,欧盟委员会负责睦邻政策与扩大谈判的委员哈恩表现,对土耳其跟欧盟来讲,当初结束“入盟”谈判是“更诚实”的一种决定,因为土耳其距离欧盟成员国的请求越来越远。欧洲议会去年削减了对土耳其的经济声援,通过经济手段表明欧盟对土耳其现行政策的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