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亮心灯》连载(二十五)

今天,老师让我来休会内观,独自一人呆在一个狭窄的空间,隔绝所有外界刺激,我感到一些寂寞与孤单。在我以往的生命进程中尚不如此的一段时间,这所有对我来说有意思吗?内观能帮助我做什么呢?非常猜疑!然而,想起小时侯和奶奶在一起的时光很温馨,每一件事都让我觉得踏实而有意思,给我喂饭,我喜好看戏,时常看我表演各种角色,给我做各种演戏的道具。

例2 这是一个职业中专的学生(男 22岁),初中的时候就逃学、说谎,初中未毕业辍学在家务农4年,租种的地到期后,去职业学校上学,目前,能安心学习,然而,经常在饮酒后打架伤人。他的老师介绍他来闭会内观,渴望通过内观改掉不良习惯。

早上我一起来就给我吃鸡蛋,由于我挑食,奶奶再忙再累每顿都给我单独做饭。小学时看见同学都抓麻雀玩,我也要,奶奶就上树为我抓了麻雀。妈妈知道了骂了我一顿,教训我说:‘怎么能让奶奶干这种事’奶奶说没关系,不就上个树吗!没什么大不了的,当时我也这样认为,当初回想起来我太不懂事了,如果,奶奶摔了结果会怎么样,我一辈子可能会背上包袱。

那种爱是无奈用语言表白的,再富丽的词句都不能代表,真是大爱无言啊!

他的内观体验如下:

上学时和同窗打架数次,(三、四次)同学家长找到家里,奶奶给人家赔情报歉,想想奶奶一辈子要强,她的孩子每个都成材、孝顺,现在年过半百,素来不因为她我的孩子,被人找上门来,看别人脸色,给别人道歉,我给奶奶添这样的麻烦,她的子女(爸爸和姑姑们)的感想又将如何呢?

我跟小错误们在村边的麦场里玩,玩什么记不起来了,只记得好象是来回跑,不停的跑,奶奶手里拿着烙好的饼子,里面夹着我最爱吃的炒洋芋丝,我跑到哪儿,她就跟到哪儿,一步步跟着喂我吃。当初想起来真是不应该,我怎么能这样子呢!奶奶那么大的年纪,还那样被我折腾。我想要养麻雀,她就托大一点的小伙子给我抓一只,编个笼子跟我一块养,为了她爱戴的孙子,她竟然变得像小友人一样,既可亲又可恶。

面临人决议--从从前的事实中寻找答案